北京宠物狗狗联盟

邓智毅两会“发声”合集 | 这8段话最代表他对信托的满满信心

楼主:信托百佬汇 时间:2021-01-13 12:55:57

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多次接受媒体专访,畅谈自己对信托行业发展的认知。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邓智毅多次“发声”都在试图消除人们对信托业的误解,同时也表达了对行业未来的发展满满信心。

信托百佬汇记者现将邓智毅的重要观点呈现于此,望能提供另一视角认知信托业。


信托在资本市场最具发展潜力


邓智毅认为,“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相比,信托公司和资本市场的关系最近,最具发展潜力。”

他称,我国早期的证券营业部中有不少是由信托公司开设,而现在信托公司也在积极参与一、二级市场业务,同时信托公司亦在积极谋求上市。

在一级市场方面,金融机构一手连接资本,一手连接项目,通过直接融资的形式将资本与项目结合,有助于降低企业负债率,有助于推动科技创新企业发展,同时其“高风险、高回报”的特征也有助于金融机构自身盈利。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已经在实业投行领域积累多年,加之独特的制度优势,更应当积极把握这一机遇。毕竟,通道业务、“影子银行”不是出路。所以,今后如何引导信托公司开展这一业务,以及进一步明确信托公司在这一领域的角色、功能、战略定位非常重要。

在二级市场方面,信托公司布局较早,特别是近十几年来,信托公司积极创新,推出了“阳光私募”、“结构化信托”等业务模式,有效培育、壮大了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力量,吸引不同风险偏好投资者进入资本市场。

“作为监管部门,我们更多是进行政策顶层设计,发挥监管导向作用。”同时,邓智毅强调,信托公司发展业务要真正回归到信托本源,真正回归到支持实体经济上来。

从今年2月份数据来看,信托资金更多的投向了金融领域,占比达49.6%。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认为,这预示着短期内信托市场“脱虚向实”的发展趋势。


加强部门协调,鼓励信托上市


邓智毅毫不避讳地承认了信托业曾经的“坏孩子”形象,但也呼吁各行各业可以更加全面的来认识当前的信托业。事实上,作为具有较高盈利能力的金融机构,信托公司上市也将在一定程度上丰富资本市场投资标的,最终将是一个“双赢”。

他表示,过去信托公司主业不是很突出,历次金融整顿中,信托公司确实是首当其冲,但是通过多年的教训、摸索、探索,全行业从近千家归并到68家,近年来信托公司利润非常可观,也从侧面说明过去的短板正被补上。

一方面,牌照含金量提高,另一方面,各家公司都逐步深化自身战略、业务模式、主攻方向、资源禀赋。从发展趋势上看,要强化信托公司大公司,大品牌的责任意识,就必须建立动态的资本金补充机制,必须是有一定的资本实力。

“基于此,我们鼓励信托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并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进行上市。第一有利于建立动态的资本金补偿机制;第二有利于促进信托公司改善公司治理;第三有利于丰富资本市场投资主体标的。”

自去年年末,信托行业打破了22年仅两家公司上市的魔咒,多家信托公司通过重组的方式也得以“曲线上市”,邓智毅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同时也坦言,银监会只是一个准出部门,还涉及到证监会这一准入部门。

他称,“我们一直在呼吁,加强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能够争取信托公司能够和一般的金融企业、甚至工商企业一样的待遇。”

“同时,我们也要求信托公司,如果真正要上市,还是要逐步确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盈利模式,要有自己的特色和业务体系,这样才能经得起市场的挑选。此外,资本市场也是多元的,既有境内市场,也有境外市场,信托公司可以根据自身条件合理选择上市地方。”


正在研究保障基金费率调整


截至2016年末,信保基金规模已超800亿,实现收益20.74亿。而2015年末,保障基金规模只有265.17亿元,一年内规模实现了3倍的高速增长。

邓智毅认为,信托业保障基金是构建中国信托业体系的一个重要环节,有利于稳定信托公司发展,化解信托公司风险,存在非常必要,目前运行非常好。

同时强调,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由于信托业保障基金采取费率的形式收取,所以必须要平衡好抵御风险与适度规模。

“我们初步认为,信托业保障基金规模在1000亿就足以应对行业的风险了,所以目前正在研究、测算调整相关费率,从而既保障行业稳定,又不能无限扩大规模。”

业内人士表示,监管层也听取了各家公司的反馈,目前的费率让不少公司感到颇有压力。


信托登记平台有希望上半年上线


除了信托上市队伍实现扩容,2016年的另一件行业大事就是中国信托登记公司的挂牌成立。

“信托制度比较独特,信托登记在信托制度中具有特殊意义。”邓智毅表示,尽管早在2001年的信托法颁布时中,就提出建立信托登记制度。但是这些年,由于各方面原因一直未能落地。

去年底,中国信登挂牌,目前正按照预定方案有序推进。“我们逐步建立相关登记制度,目前只是产品登记,距权属登记还有一定的距离。至于信托登记平台上线时间,我们争取往前赶,上半年上线还是有希望的。”

据悉,未来信托类别、目的、期限、信托财产、利益分配等多个方面都需要登记在案。


部分公司“先试点”业务分类


谈及业务分类,邓智毅表示,“目前,我们按照自愿报名的方式,从中选取一些条件较好的公司进行试点。毕竟在试点过程中,一方面要推进新分类制度,另一方面旧的业务分类制度仍要正常进行,对公司内部管理、人才储备、风控水平提出较高要求。”

“之所以先要进行试点,其因为:尽管我们认为这一分类很完备,但这些年信托行业发展创新的步伐较大,我们担心这一分类能否将现有业务‘一网打尽’。如果经过试点,证实确实是没问题,对现有业务都能够归类到这八类之中,那么我们下一步的全面推广就有底了。”

八大业务分类包括,债权信托、股权信托、标品信托、同业信托、财产信托、资产证券化信托、公益信托、慈善信托、事务信托。


通道业务规范化阳光化


邓智毅表示,作为监管部门,不主张纯粹为通道而通道,对于纯通道业务要予以遏制,压缩。但这一前提是,要对通道业务有一个正确的理解。

当下,投资者需求日益多元化,要求资产跨市场、跨品种配置资产,从而导致资管产品的多样性。在此背景下,不同机构之间进行一些业务的合作,由此产生的通道业务有其合理性。

“在2016年信托业年会上,我们对信托业务重新进行了划类和规范,其中专门列出了——同业信托,目的是把一些合理的跨市场需求阳光化。下一步,我们的改革就是去伪存真,把通道业务规范起来。”

“但对于那种加剧资金空转、无故拉长资金链条、为监管套利而进行的嵌套,我们是坚决反对的。”

据了解,同业信托主要包括通道、过桥、出表等。监管层认为,同业非标产品,包括拆借、短融、理财、资管计划等,都可以归为此类,信托公司可以做。


摒弃“速度情结”和“规模意识”


目前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20万亿。邓智毅表示,信托业基本以“一个季度一万亿”的规模快速发展。发展速度当然重要,但速度背后的可持续性更值得关注。

他认为,信托公司要将转变发展方式作为首要战略选择,更加注重发展质量,提升经济效益,处理好速度和质量的关系,摒弃“速度情结”和“规模意识”,特别不要以做通道、加链条等“脱实向虚”的方式来实现快速增长。


不要保证产品绝对安全


在经济下行周期,风险不断爆发,近两年信托产品频频出现违约和纠纷。邓智毅认为,交易双方要做到“卖者有责、买者自负”。投资者将钱交给信托公司,当然希望保本保收益,但金融是跟风险打交道,不能保证绝对安全。

新的信托公司“八大业务”分类中,有股权、债券、标品信托等,因此各类产品要明确标识,并对投资者讲明风险,把话说在前面利于理清信托责任,这一点非常关键。

“对于刚兑,也不应追求打破而打破。如果出现纠纷,尤其是对合同理解偏差产生的误解,若信托公司、投资者双方能够达成妥协,我们乐见其成。”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