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宠物狗狗联盟

“英雄”马俊仁的丑恶真面目!

楼主:历史启慧 时间:2020-10-25 12:32:02


作家赵瑜17年前曾推出《马家军调查》的报告文学,但其中第14章《药魔重创马家军》的内容并没有公开。近日,这一章节的内容得以曝光,马俊仁当年给运动员打针、喂药,滥用兴奋剂摧残运动员身体的丑闻震惊了国内外舆论。


一、一个曾经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

 

马家军被接见


1993年8月,马家军获得了德国斯图加特田径世锦赛10000米和1500米金牌,3000米金、银、铜牌,国家体委、辽宁省委频频发出向马家军学习的号召。舆论界一致赞扬表彰。这一年的田径赛场,他们刷新66次纪录,马家军的辉煌震动世界。


美联社称:“这在田径史上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功迹!”法新社称:“作为新一代王朝的出现,使整个世界感到震惊!”


随着马家军一炮而红,国家体委、辽宁省委频频发出向马家军学习的号召,使得马家军不但成了一种体育精神,更成为了一种带有政治意味的符号。在我们这个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盛行的国度,马俊仁自然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并得到了领导人的接见。


即使后来马家军成员不堪忍受兴奋剂折磨集体出走之后,官方仍对马俊仁的罪恶百般包庇,不但压制媒体对马家军大量使用兴奋剂丑闻的披露,而且任命其为副厅局级的辽宁省体委副主任。其后马俊仁作为民族英雄,官方媒体对于其以振奋民族精神为幌子到处行骗,都是竭力配合,肉麻捧场,成就了马俊仁由体育界转战商界的不败传奇,害人无数。


“外国人得了冠军啥说的没有,中国人得了冠军就兴奋剂啊?告诉他们,不是马家军打了兴奋剂,是马家军给十二亿中国人乃至全世界华人打得一针兴奋剂。”1994年春晚小品《打扑克》中黄宏的这段台词,今天在微博上被大家反复提及。因为马家军被证实集体服用兴奋剂,这段话现在听起来那么讽刺。

二、被大剂量兴奋剂摧残的马家军运动员

 

被兴奋剂摧残的女运动员貌似男人


随着作家赵瑜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中有关兴奋剂的部分被公开,马家军曾经的辉煌战绩和不败神话一头栽进“药罐子”,而一手缔造这段传奇的教练马俊仁成了逼迫弟子服用兴奋剂的“恶魔”教练。其实,与马俊仁有关的骗局还远不仅仅是马家军的辉煌战绩。


马家军的辉煌是马俊仁靠着大剂量、无休止的给运动员注射兴奋剂换来的。王军霞等九名老队员回忆的:“往后长大点儿了,知道这些药挺害人的,尤其对女孩子危害更大,好些队员说话声音越来越粗,大多数队员还得了肝病,有时疼的不能训练,睡不着觉,就产生了抵触情绪,只要马导不监督,一部分队员就把口服的药偷偷扔掉,不吃,但马导打针还是躲不过去。”


这种情况在1992年更加恶化了。“队友的身体都变化了,说话嗓子老粗,有的也不来例假了。肝病越来越多,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又听说往后可能不会生孩子,或者生畸型儿,笑话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别说没有男朋友,有男朋友人家也动摇了,咱心里难过的要死要活的。”运动员们说。


巨大的压力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这些姑娘们的心头,为了逃避马俊仁的打骂,运动员们只能选择听从安排,按时服药:“觉得没人理解我们这些苦孩子。马导变态上火,我们也快变态了神经了,大伙儿都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又想,吃就吃!猛吃猛跑,哪天突然死在跑道上算了!”


三、马家军兴奋剂直接来自官方主管部门

 

媒体揭大剂量昂贵兴奋剂来自官方


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卢元镇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中国体育历史上对兴奋剂处罚的不公开、不透明,压制舆论对兴奋剂事件的揭发披露,是造成那个时代某些人滥用兴奋剂有恃无恐的重要原因。


尤其在上世纪90年代初,体育界迷恋金牌的趋势愈发明显。“因此,即便马俊仁在女子中长跑上用了手段,但有了‘国家荣誉’的牌子,好像谁来揭发谁就是错误的。”北京社科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金汕表示,当时,为争取金牌而大规模使用兴奋剂的运动队不在少数,“马家军只是比较突出的”。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事,在体育界是公开的秘密。


不过这时“马家军”在国内获得了“英雄”般的荣誉。“即便都知道‘英雄’的真相,但从那之后,全国各地体育主管部门开始猛抓金牌,后果就是出现了一次兴奋剂的狂潮。”金汕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这些事件除了在中国体育历史上留下污点,更留下了教训。“国外使用兴奋剂大多是教练和运动员个人行为,但当时国内的兴奋剂使用其实得到了体育行政主管部门的‘默许’,毕竟兴奋剂成本高昂,这种用法绝不是小团队所能承担的”。


上世纪80年代,因中国被排除在国际体育大家庭之外,除乒乓球、举重等少数项目有国际体育竞赛活动外,其余大多数运动项目只有国内比赛,当时国内体育界强调“国内练兵,一致对外”。在卢元镇看来,这个口号过分强调了体育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功能,而忽视了体育文化中必须共同遵守的体育精神和道德,因此,“违禁药物便被披上华丽的外衣,开始在国内有组织地普遍使用。那时体育界流行一句话:查出来是兴奋剂,查不出来是高科技”。


四、一千万转让“生命核能”马俊仁被指骗配方

 

利用“民族英雄”的光环到处行骗


马家军在体育赛场上的突破,让他们一下子成了名人,巨大的荣誉也让马俊仁发现了生财之道。从1993年秋天至1994年广岛亚运会期间,马俊仁让队医开出几味常用药的配方,以1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一家广东公司,“生命核能”口服液由此诞生。


不过自称是“生命核能”发明者的蓝烈风曾表示“生命核能”的配方是被马俊仁骗去的,但由于马俊仁有民族英雄的光环罩着,蓝烈风投诉无门,对马俊仁无可奈何,此事后来就不了子之。


说实话,这个“生命核能”的配方不管是谁的,能卖出1000万元的大价钱来,不是这个配方有什么高明或奇效,完全利益于马家军在体育赛场上的辉煌,商家也是主要看中了无数国人同胞对马俊仁这个民族英雄的崇拜。


五、代言“中华鳖精”骗了无数善良的百姓

 

“中华鳖精”不知道蒙骗了多少人


除了“生命核能”口服液,马俊仁还用一句“我们常喝中华鳖精”广告词,救活了一个本不知名的骗子保健品牌。


因为马俊仁的这个广告,当年中华鳖精成为了风靡一时的保健品,号称是从中华鳖提取了大量营养物质,配合传统中草药,能够益智健脑,补肾强身。作为当时中国体坛的大红人,马俊仁说自己弟子常喝中华鳖精,更是让许多人深信它的保健价值。


后经媒体曝光,所谓的鳖精基本上都是糖精合成的,厂家从来就没有采购过任何鳖或与鳖相关的原材料,全厂就养了一只鳖。风靡一时的神药也被戏称为:“一只王八养活一个厂。”


客观地讲,中华鳖精风靡一时,固然是作为骗子的马俊仁十分聪明、马家军头上的光环非常耀眼,同时也是因为大量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的存在,国人对中医中药的盲目迷信,以及科学素质的缺失。简单地说,就是骗子高明,二货太多,共同成就了中华鳖精的神话。


我甚至怀疑马俊仁骨子里其实非常看不起爱国贼们的,所以他选择了“土鳖”和“笨犬”这两个产品当道具,把它们包装成“中华鳖精”和“中华神犬”,潜意识里就是要用爱国民粹来忽悠土鳖和奴才们,骗他们口袋里的钞票。


六、摇身一变成藏獒协会主席 继续骗人无数钱财

 

与央视等媒体合作编造藏獒神话


外界的质疑加之老队员淡出后马家军难现昔日辉煌,马俊仁逐渐与田径“绝缘”,摇身一变成了中国藏獒协会的主席,在中央电视台等媒体上频频亮相,把智商低劣的高原猎狗藏獒包装成“中华神犬”,又用他的爱国主义秘方忽悠起了爱国愤青们,一时跟风者无数。


“以前,老外老批评咱们中国人没有养宠物的观念,像藏獒这样的珍贵动物,还经常被捕杀了吃掉。”马俊仁说,“你们老外能玩儿,中国人也能玩儿,而且我们还就玩藏獒,不玩你们老外的牧羊犬。”


他还宣称,我当年能把人培养成世界冠军,现在也能把狗培养成世界冠军,并带着自己养的藏獒去参加世界评比。


2005年,中国首届藏獒展览会在河北廊坊开幕,马俊仁带去了30只藏獒,其中有号称中国最贵藏獒的“小王子”。马俊仁曾表示,除非拿出4000万,否则不会卖掉“小王子”。


就像相信马家军神话一样,众多犬友将大量资金投入到藏獒养殖上,然而由于藏獒死亡率高,供过于求,并不适合城市饲养等原因,藏獒热慢慢降温,很多犬友的巨额投入打了水漂。如今,藏獒已经无人问津。



七、结语


骗子马俊仁炒作成为一个民族英雄,主要得益于两大因素:一是中国深厚的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土壤,二是官方舆论强大的造神功能及拒绝纠错机制。有了这两个条件,在我们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真的可以创造出任何人间奇迹。


只要真相和真言被严密管制,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大行其道,国人同胞无法形成健全的人格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类似马俊仁这样五毒俱全、扛着爱国大旗所向披靡的骗子还将层出不穷。


做号艰难,随心打赏

近期热帖:点击阅读:


1、中国最大的威胁,不是朝鲜,不是南海,而是来自西边的他们


2、朝鲜不点名批评中国,揭秘中朝友谊伪装下恩怨?


3、世事不解曾年少,鬓白回首看射雕


5、航天博士陨落之殇:精致的形式主义,何以成为吃人的猛虎?


部分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后台留言,12小时内必定删除。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