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宠物狗狗联盟

【头条】长征——命运的抉择 | 金一南

楼主:中华书局1912 时间:2021-01-12 16:44:07

长征是中国革命中最伟大的史诗。


历史将会证明,它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奠基石。


我们不能说长征是里程碑,里程碑是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而长征是基础。中华民族的复兴,不仅仅是物质的复兴,同时包括精神的复兴。


长征中蕴涵着精神财富。




世界各国对长征的评价显示,中国共产党人像一只不死鸟,就是我们所讲的涅槃的凤凰。经过这样的经历,这支队伍,这个政党,它所领导的事业难以被摧毁。


任何史诗中的那种雄浑壮阔、那种波澜起伏、那种令人心驰神往的伟大辉煌,都是对后人而言的。


史诗也好,奠基石也好,都是后人在历史长河中的评价。


长征是不是一次仓皇的撤退、无目标的突围?


当时是走,还是留?走,往哪个方向走?对当事人而言,则是不尽的流血牺牲、不尽的挫折苦难、不尽的矛盾斗争。




我们经常讲,每个方面都各有利弊。面对历史的抉择,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决策是没有的。决策就是利弊参半,利益和弊端都包含在里面。作为领导者来说,他最大的能力,最关键的能力,就是选择最大的利益,避免最大的损害。

长征最初也是这样。


福建事变的良机错失,广昌战斗又严重失败。广昌作战之前,苏区已经被四面合围;广昌作战之后,中央苏区更被压缩到一个狭小的范围。被迫放弃中央苏区,已成定局。


但认识这个定局还需要时间,还需要更大的压力。大家觉得情况很危险了,但是主观上决策放弃根据地,还需要一个过程。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其实是相当困难的。因为将要放弃的不是一间住了几晚上的屋子,是建设了将近七年、粉碎了敌人四次“围剿”的根据地。


实际上,从历史过程上看,并不是到了1934年10月长征前夕第五次反“围剿”的形势如此严峻,然后,中央领导才做出这样的决策。


在此以前,项英曾经最早提出过放弃中央苏区的意见。


1931年4月第二次反“围剿”,项英到苏区时间不长,认为20万敌军压境,3万红军难于应付,只有离开江西苏区才是出路。退到哪里去呢?


项英提出退到四川去。因为斯大林讲过:“四川是中国最理想的根据地。”


项英是我们党内少数见过斯大林的领导之一,斯大林的指示由项英来传达,再权威不过。1928年项英到莫斯科出席中共“六大”,当选为政治局常委。大革命失败后,斯大林认为中国共产党的结构有问题,工人阶级没有成为主体,而只是一伙知识分子和农民,需要工人阶级。斯大林对工人出身的项英特别青睐,还亲自送给他一把小手枪。


身上别着斯大林亲赠手枪的项英,记住了四川是中国最理想的根据地,却不知道斯大林还讲过国民党人是中国革命的雅各宾党人。


斯大林这句话,可能是看着中国地图说的,可能是看着各种材料说的,有当时的情况、当时的特点。


它是不是普遍真理?


虔诚使领袖人物的个别结论被推断成普遍真理。


但共产党人的首要条件却不是虔诚。所以中国才出了个毛泽东。




毛泽东当时坚决反对项英的意见,以“诱敌深入”粉碎敌人“围剿”,将赣南闽西变成了中国最好的根据地。


在李德到来之后,最好的根据地就不是那么好了,一个挫折接着一个挫折。


第二个提出离开中央苏区作战的,是彭德怀。


第五次反“围剿”遭受挫折,彭德怀率先提出脱离苏区,外线作战。


不光是我们在总结经验,对方也在总结经验。


第五次“围剿”,蒋介石、陈诚把红军作战方法和过去他们所吃的亏进行了总结。第五次“围剿”实行堡垒战术,步步深入,步步推进,极力避免孤军深入。敌人的长进,再加上红军错误的战术指导,甚至战略指导——短促突击,苏区反“围剿”面临很大的困难,第五次反“围剿”刚打了一个多月,彭德怀也看出来情况不妙。


……

……


毛泽东没有参与这一最后决定。


三人团就红军突围紧张筹划且激烈争论之时,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的毛泽东,天天天不亮就在会昌城外爬山,并写一首《清平乐》:“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会昌城外高峰,颠连直接东溟。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1958年,他对这首词作批注:“1934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但是,当时毛泽东写这首诗词的时候,我们从中看不出他的心情来。


8月1日,毛泽东为《红星报》亲笔题词:“敌人已经向我们的基本苏区大举进攻了。我们无论如何要战胜这个敌人。我们要用一切坚定性顽强性持久性去战胜这个敌人。我们这样做一定能够最后的战胜这个敌人。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英勇奋斗的红军万岁!”


眼见危机,又眼见自己的意见无人听,甚至无人来询问自己,内心之痛苦,旁人难察。


后来有人说,当时的领导者博古等人,不想让毛泽东参加主力红军突围。

这种说法与事实不符。


长征开始之前,毛泽东给三人团写了一封信,要求带一军团和九军团的部分官兵留在苏区打游击,请中央批准,几年后以崭新的面貌迎接中央局回苏区。


看完信后,博古找周恩来商量。


周恩来坚决不同意。


第二天一早,周恩来带上警卫员,冒着小雨,披上蓑衣,骑马去于都找毛泽东谈。


第三天周恩来回到瑞金,只对博古说了一句话:他同意随队转移了。


多么简单的一句。


又是多么重大的一句。


这时离中央红军出发已不到10天。


与毛泽东都谈了些什么,周恩来未对博古说。


随去的警卫员回忆,周恩来与毛泽东在于都城北外毛泽东住地一直谈到深夜。警卫员送水都不准留在屋里。四个警卫员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在屋檐下站了半夜。


这同样是决定中央红军命运的一个半夜。


如果毛泽东不参加后来演变成长征的突围,中央红军的命运将会怎样?


如果毛泽东留在了苏区坚持斗争,在那种空前严峻的白色恐怖情况下,毛泽东的命运又会怎样?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恩来说服毛泽东随队长征,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极其重大,怎么说都不为过。


当时,中共中央领导人面对的是一个捉摸不定的历史时刻,一个艰难曲折的历史时刻。毛泽东同意随队长征之后,他能想到前方有个遵义会议吗?他能想到前面还有个瓦窑堡会议吗?……最后走向胜利是非常艰难的,这就是真实的历史,历史的前进极其艰难曲折。




1934年10月10日,党中央和中革军委从瑞金出发,率领主力红军五个军团和中央、军委机关直属部队编成的两个纵队,开始了向湘西突围——即后来所说的战略转移。


10月25日,中央红军通过第一道封锁线。毛泽东感慨万千地说:从现在起,我们就走出中央苏区啦!


中央苏区是他用将近七年的时间亲手缔造的,而现在不得不离开。


史诗般的长征,当时是夹缝中求生存,最艰难处见着最伟大。历史机遇好像都给了蒋介石,政变,“围剿”,堡垒政策,步步紧逼……蒋介石说,共产党人这种生命力是“死灰复燃”,我们说是“凤凰涅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看到这些领袖,当然包括红军将士,他们所起的作用。


毛泽东是这样,周恩来也是这样。


忙碌的周恩来一言不发,更加忙碌。他组织了庞大的撤退计划,携带了过多过细的东西。后来指责周恩来的人很多,说他组织红军长征带了过多的辎重,庞大的队伍,那么多后勤,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跟着一起走,包括董必武、徐特立那么大岁数的老同志,还有女同志,像邓颖超、蔡畅。如果没有周恩来的决定,这些人必须得抛弃。而他的个人行李则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两条毯子,一条被单,作枕头用的包袱里有几件替换的衣服和一件灰色绒衣。


李德也留下一段评论:“就当时来说,其实没有一个人哪怕只是在梦中想到过,要北上抗日。虽然抗日是主要的政治口号,但决不是党和军队领导者的军事计划。”“突围的目的,只限于冲破敌人对中央苏区越来越紧的包围,以获得广阔的作战区域;如果可能的话,还要配合已由第六军团加强了的第二军团,在华南的湘黔两省交界地区创建一大片新的苏维埃根据地。”


最初称为西征,军队也叫西征军,或西方野战军。


谁也不知道一旦迈出第一步,就要走上两万五千里。


开始的是最艰辛的苦难。


也是最耀眼的辉煌。


摘自金一南著中华书局出版《走向辉煌》(典藏本)






作者:金一南  著

书号:978-7-101-11784-4

定价:48.00元






(统筹:启正;编辑:松露)

中华书局自媒体

矩阵图


从1912年开始创立,中华书局经历了沧桑百年,沉淀其中的,是对文明的追求和信仰,是对社会的责任和情怀。我们扎根的大地流淌着数千年的文化,愿我们一起浸润一起汲取精粹一起前行……



(ID:guyiyinghua)

大型文献和专题文献的影印出版是我们的责任;重塑中华书局古籍影印类图书的领先地位是我们的使命。我们是古逸英华。



ID:huoyewx

《中华活页文选》杂志创刊于1960年,为中华书局主办的中小学语文助学期刊。刊物传承创刊50多年来“文选”特色,将高品质的课外阅读文本遴选给中小学生,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精准阐释和生动讲解,以“普及传统文化,提升语文素养”。



ID:zhjuzhen

聚珍文化,是中华书局推出的一个全新文化品牌,致力于“传统思想现代化,古典内容时尚化,古代趣味雅致化”。聚珍传统,走向光明之处。



ID:wszs1981

《文史知识》1981年创刊,坚持“大专家写小文章”的办刊宗旨,作者队伍荟萃了全国一流文史学者,从不同角度、以多样手法,深入浅出地介绍、评述优秀传统文化。



ID:jingdiaguji

古联(北京)数字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信。本公司为中华书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中华经典古籍库”为全球首个大型随身古籍库,涵盖经史子集各部869种书,全部为经典权威点校本。提供检索全文、在线阅读及纪年换算、联机字典、复制等工具。目前已经推出镜像版、在线版、微信版。


ID:zhygrz

让经典教育成为教育的经典!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