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宠物狗狗联盟

【“83号”社区——警色年华】孩子心中的“保护神”与"警察爷爷"

楼主: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团委 时间:2021-01-12 12:14:41

我们来晚了,高宝来已经出发。就像他曾经的无数次出发一样,面色沉静,步履匆匆。
        队友们说,老高是不折不扣的“暖男”。他个子不高,腰杆笔直,说话干脆,笑起来憨厚慈祥,对老百姓的事情心细如发、绝不含糊。
        见不到他,我们却听到了他的声音。
“一个警察就像一棵树,扎根在哪儿,就要撑起一片天,为百姓遮风挡雨。”没有华丽的辞藻,这质朴的话语久久回荡。
  他和每天清晨的阳光同步,为北京市海淀区实验小学的孩子们开启平安的一天。他默默坚守五个春夏秋冬,用身躯为孩子们建起“流动安全岗”。他离开后,孩子们写下了这样的话语:“警察爷爷,我想您,想要再拉拉您的手,想和您再说说话。您就像天空里最亮的那颗星,您就像校园里最美的那朵花……警察爷爷,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高宝来已经出发,这竟是他永无复返的一次出发。2015年5月22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恩济庄派出所社区民警高宝来因罹患肺癌去世,年仅58岁。
  高宝来从未离去。如今,北京市涌现出203处“高宝来爱民服务岗”。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中关村第三小学、上地实验小学……在全市交通、治安环境复杂的学校和幼儿园门前,更多民警加入到引导孩子平安入校的队伍中来,共同踏上新的征程。
“警察爷爷”是学生们的安全守护者

“警察爷爷”是学生们的安全守护者
        “爱是可以传递的。每天清早,高爷爷无数次为我们拉开车门,把那份爱无声无息地传到了大家的心灵深处……”海淀区实验小学学生赵润泽在老师布置的命题作文《一位令人尊敬的人》中,这样描写高宝来。
  五年间,面对“一位令人尊敬的人”这一主题,海淀区实验小学先后有70多个孩子选择描写这位每天早晨护送自己上学的“警察爷爷”。
  海淀区实验小学宣教主任马佳告诉记者,“每当看到孩子们这些发自内心的话语,我就会想起一句格言:
,‘我们常常无法做伟大的事情,但我们可以用伟大的爱去做一些小事’。高警官正是用日复一日的辛勤付出,温暖着我们每一个人。”
        “警察爷爷”高宝来,是怎么走到师生和家长们心坎上的呢?

  时光回溯至2011年1月,高宝来被选为北京市公安局首批驻区民警之一。从警30多年,高宝来干过多个警种,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面对新岗位,他也充满信心。一上任,他首先面对的就是辖区上下学高峰期严重拥堵的难题。

  南北向的西三环辅路是“一竖”,顶在岭南路的东口,形成一个躺倒的“丁”字,海淀区实验小学就位于“丁”字路南角,每遇早高峰,这里总是堵。尤其是每天早晚接送孩子的车辆临时停靠,把学校门前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孩子们在滚滚车流中穿梭,人车混行险象环生

  高宝来是个细心人。他一连观察了几天,找出了原因,校门口缺一个家长信任的人护送,所以许多家长总要临时将车停在路边,下车把孩子送进校门,造成秩序混乱。如果学校门前有一个可靠人护送孩子,车辆能即停即走,不就能缓解秩序混乱的状况了吗?

  疏导校门前的交通,不是高宝来的分内事,但他主动担起了这份责任。每天,他6时30分就来到学校门前,帮家长拉开车门接送孩子。起初,有的家长不理解,认为他是多管“闲事儿”;有的家长甚至出言不逊,不予配合。但高宝来始终耐心细致,还会特意戴上干净的白手套,好让家长们对他抱孩子的举动放心。时间一长,随着学校门前秩序明显改观,家长和老师们都认可和接受了这位热心负责的老民警。

  车一来,高宝来先盯车门,“看孩子从哪儿下来”。孩子一开门,他的眼睛会盯着孩子的眼神,“看他们是不是要取书包”。高宝来觉得,这些观察都能让他节省时间,把车赶紧疏导走。拉开车门、接下孩子、关上车门,再把学生送到安全地带,每接送一个人,动作娴熟的高宝来只需要7秒,让车辆停留时间大大缩短。雨天,他把伞撑在孩子头上,宁可自己的后背被淋透;雪天,他早早地来到学校门前清扫积雪,生怕孩子滑倒;每当发现因伤病行动不便的孩子,他都会将其背起来送进学校。

  让师生们没想到的是,高宝来这一站就是五年。900多个上学日,他累计早起1800多个小时,40多万次拉开车门接送孩子。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他没空过一班岗,校门前未发生一起安全问题,他把自己变成了穿警服的“流动安全岗”。高宝来也因此赢得了全校师生和家长的信任和爱戴。“我们不再叫他高警官,而是像孩子们那样叫他高爷爷。”马佳说。
千纸鹤寄托孩子们的祝福
        2015年3月2日,星期一。新学期开始了,早上7时刚过,海淀区实验小学的门前就已车水马龙。

  “今天怎么没见到高警官?”五年来,高宝来总是准时来到校门口,风雨无阻。几位学生家长询问起参加校园高峰勤务的民警。然而,他们得到的却是高宝来身患重病住进医院的消息。

  消息传开,孩子们着急地找到老师,家长们也陆续赶到学校,想一起去探望高警官,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海淀区实验小学组织了爱心捐款活动,孩子们纷纷拿出自己的零花钱,家长们踊跃送来爱心款,老师们也慷慨解囊,一个上午就捐款36万余元!已经上初二的赵润泽拿出了自己积攒半年的零花钱,“现在高爷爷需要帮助,我要用最真挚的爱,尽可能地帮助他。”因为担心影响高爷爷的治疗,赵润泽把捐款送到了恩济庄派出所,还特意和派出所公告栏里高爷爷的照片合了张影。
        病床上,已经极度虚弱的高宝来看到前来看望他的师生代表,硬撑着坐起来,急切地问起了学校的情况。他慢慢地、仔细地翻看着孩子们的心意。孩子们写下了表达祝福的信件和诗歌、制作了祝福卡和千纸鹤,有的孩子画了高爷爷辛勤工作的场景,还有的孩子写了想念高爷爷的文章。

  高宝来翻到了一张照片。前年冬天,四年级学生杜弈霖摔伤了腿,只能拄着拐杖来上学。此后,高宝来就背着小弈霖进校门,两个多月的时间,两人亲得就跟爷孙俩似的,高宝来总是叫他“拄拐杖的小帅哥”。杜弈霖扔掉拐杖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校门口跟高爷爷合了张影,这张洗好的照片,也成为他送给高爷爷的礼物。照片的背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亲爱的高爷爷,谢谢您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我永远是您的小帅哥。”

  高宝来还收到了学生们的短信问候,“高爷爷,我是一个已经从海淀实验小学毕业的学生,是您那几年每天护送我们进学校,您年复一年对我们的帮助成了学校最美的一道风景线,最近听说您病了,我真诚地祝福您早日康复!”

  一桩桩,一件件,都好像在眼前。高宝来的眼睛湿润了。他用嘶哑的声音说:“请转告孩子们,他们给了我最大的鼓励,我会坚强地活下去。等我病好了,我一定再回学校,再给孩子们站岗。”
他希望再站最后一班岗
        40年前,高宝来在自己的《高中毕业生鉴定表》上写道:“我非常热爱雷锋,也非常羡慕他那真正的人生。我常想,我要是能像雷锋那样,把自己的一生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人民,那是我最大的荣幸……”高宝来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他为群众付出很多很多,留给自己的却很少很少。
  高宝来一家四口人挤在57平方米的两居室,他的爱人多年前就因肝硬化退休,长期治疗,家里经济负担很重。高宝来平常舍不得花钱,每天穿的不是制服就是作训服,却从未因个人困难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10年前,在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的高宝来主动要求支援基层到派出所工作,曾患心肌梗塞、做过心脏支架的他,始终干劲十足。2014年9月,高宝来在体检时查出肺部阴影,妻子逼着他去复查,高宝来嘴里答应,却骑车去了社区。11月,他咳嗽越来越频繁剧烈,但临近年底任务繁重,他仅靠药物控制,始终没有离开岗位。从除夕到正月初二,已经连说话都困难的高宝来,还天天拎着灭火器在社区巡逻,生怕烟花爆竹引发火灾。直到正月初四,极度虚弱的高宝来才去了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最终确诊为肺癌晚期。住院期间,他还不断接听群众电话,并叮嘱队友帮他落实未完成的工作。
        高宝来的主治医生、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呼吸科医生魏晓阳告诉我们,就在新学期开学的前一天,已经先后做了2次化疗、14次放疗的高宝来特意去向他请假。“孩子们就要开学了,我想出去再给他们站一班岗,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半前到学校护送孩子们上学,送完孩子八点多再来接受治疗。”

  听了这话,魏晓阳既震惊又感动。作为癌症晚期患者,在难以想象的病痛折磨下,高宝来从没喊过疼,在这坚强的背后,是一颗柔软的心。然而,这个愿望终究没能实现。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不能开口说话的高宝来,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写下了四个大字:祝福孩子

  2015年5月26日6时30分,海淀区实验小学师生在校门口一字排开。他们神色凝重,手持白色菊花,等待着“警察爷爷”最后一次路过学校。

  6时50分,灵车缓缓驶过校门前,孩子们高举起右手,敬礼!这一天,送别这位“警察爷爷”的不仅仅是海淀区实验小学3000多名学生。在恩济庄派出所三零四医院社区警务室管辖的0.6平方公里内,数万机关干部、社区群众伫立在这位老警察曾经巡逻过的街头,送他最后一程。
  “有人说,人去世后会化作天空的星辰。我想,满天繁星中,您一定是最温暖的那一颗。”
海淀区实验小学学生陈诗麒写道。

♦信息来源:中国警察网络电视

♦今日小编:邓国庆

♦责任编辑:邓国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